分享到:

内蒙古自治区三个考古项目入选“新时代百项考古新发现”

来源: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院 作者:包桂红 发布时间:2022-05-07 18:55
【字体: 打印

4月22日,由中国考古学会、中国文物报社共同主办的“新时代百项考古新发现”展示推介系列活动评选揭晓并公布名单,内蒙古自治区正镶白旗伊和淖尔墓群、辽上京皇城西山坡佛寺遗址、多伦辽代贵妃家族墓葬3项遗址入选。

伊和淖尔墓群

伊和淖尔墓群位于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伊和淖尔苏木宝日陶勒盖嘎查东北5公里处,地处浑善达克沙地南缘的一处丘陵谷地中,周边为典型的草原地貌环境。2010-2014年间,伊和淖尔墓群陆续发掘墓葬6座,其中M1-3、M5、M6为北魏时期墓葬,M4为辽代墓葬。5座北魏时期墓葬全部为长斜坡墓道土洞墓,出土了大量精美文物,包括金头箍、金项饰、金下颌托、金耳环、金蹀躞带、金指环、花卉人物纹银碗、双耳银杯、玻璃碗、三足铜盘、铁灯、金链、金铃饰、金圆形小饰片、鎏金泡钉、铜鎏金泡钉、绿松石、玛瑙珠等、兽面纹鎏金铜铺首、杏叶形铜耳坠和铜牌铃等遗物,此外还有陶器、骨器、木器、漆器、弓箭、刀具、皮袍、皮靴等。M4是唯一的一座辽墓,随葬遗物有篦线纹陶壶、铜铃、铁刀、齿贝。



M1出土鎏金铜铺首



M1出土银耳杯



M3出土漆器

从墓葬结构、木棺、陶器、漆器的造型图案看,具有鲜明的鲜卑文化特点,但金属器的工艺和造型图案却又表现出欧亚草原地区其他民族的一些文化特点,甚至有少量遗物为中西亚舶来品,说明该族群利用草原丝绸之路与中亚、西亚、欧亚草原建立了一定的商贸联系,或由这些地区迁徙而来。伊和淖尔墓群的发掘,为研究北魏时期的草原丝绸之路、边疆历史及民族关系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实物材料,是近年来我国边疆考古的重要发现之一。

辽上京皇城西山坡佛寺遗址

辽上京城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林东镇东南,由皇城(北)和汉城(南)组成,平面略呈“日”字形。西山坡是上京皇城西南的一处自然高地,也是全城的制高点,尚存三组东向的建筑基址。2012年7-10月,对辽代上京皇城西山坡遗址北组YT1、YT2和YT3等进行了全面考古发掘,取得了十分重要的收获。

西山坡北组三座塔基发掘全景

YT1是一座六角形建筑基址,由大型包砖夯土台基和台上建筑两部分组成。台基平面呈六角形,由夯土、包砖、砖铺散水、东侧月台和西侧踏道组成。台基之上现存柱础、墙体、白灰墙皮、石条、地面铺砖及砖痕等遗迹,建筑底层平面结构保存较好。根据发掘的遗迹形制和遗物可知,YT1应是一座砖木混合结构的六角形佛教建筑基址。始建于辽代,至少进行过两次大规模修筑,金代以后才逐渐废弃。出土泥塑像制作工艺高超,是经考古发掘出土的保存较为完好的辽金时期泥塑像。

西山坡YT1出土泥塑像

YT2和YT3可确认是六角形塔基,分别位于YT1南侧和北侧。现存台基和地宫两部分。根据白灰墙皮和砌砖的叠压关系可知,YT2地宫至少有三次修筑。二座佛塔基址破坏严重,仅在YT3地宫填土中发现石雕彩绘舍利棺残块等。根据考古发现的遗迹和遗物,可以确认西山坡是一处辽代始建的佛教寺院遗址。佛寺北组为东向的长方形院落,四周有院墙。中轴线上的主体建筑为大型的六角形砖木混合结构建筑(YT1),左右两侧对称布置小型的六角形砖塔(YT2、YT3)。YT1建筑结构特殊,柱础雕刻莲花纹、龙凤纹,出土刻画写实、彩绘贴金的泥塑造像,这些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座基址的等级和功能。本次考古新发现为研究辽代考古、历史、佛教和建筑等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实物资料。

多伦辽代贵妃家族墓葬

2015年6-12月间,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锡林郭勒盟多伦县蔡木山乡小王力沟辽代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清理辽代大型墓葬两座(编号M1、M2)。M1由墓道、墓门、过洞、甬道、墓室几部分组成,全长25.6米。墓门仿木结构,斗拱上方承黄、绿两色琉璃瓦当,用琉璃瓦加饰墓门,是辽代考古发现中所罕见的。墓室砖砌圆形,椁室由方木搭建的八角形结构。墓室底部方砖铺地,磨光,并用红、白两彩绘制璧形图案,在地面上装饰花纹彩绘,为以往辽墓发掘所仅见。墓葬多经盗扰,但仍出土了大量的随葬遗物,主要有铜、铁、瓷、琥珀、银等几大类,其中鎏金铜渣斗、三节莲花形铜灯、手持柄式莲花香炉为不可多得的辽代文物精品,此外还出土了大量影青瓷及定窑白瓷。


M1三节莲花形铜灯

M1出土琉璃瓦当

M2由墓道、前庭、仿木结构墓门、过洞、甬道、主墓室组成。墓门为砖券拱形,上承斗拱等仿木结构,并用彩绘勾勒轮廓图案,唐风浓郁。尸床位于墓室北部,其上放置髹漆木棺,遗骨仅见一指骨,棺床东部殉牲犬一只。该墓出土了金、银、铜、铁、玉、琥珀、玻璃、木、泥、丝绸等大量文物。其中金花银高翅凤纹镂花冠,金花银凤纹镂花高靿靴、包金框龙纹玉焊腰,银鎏金龙纹鞘玛瑙柄短刀、银链白玉组佩、金流苏等,与辽陈国公主墓出土遗物相似,但制作更为考究,工艺也更臻完美,属辽代文物之珍。

M2出土金花银镂空凤纹高翅冠

墓葬出土瓷器以定窑白、越窑青瓷为主,最大特点是器口、足多包金饰,且加有金、银盖,是辽代釦器出土最为集中的一次。还出土了五件玻璃器,器形主要有瓶、执壶等,器形较大,应为伊斯兰玻璃,为草原丝绸之路的研究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墓葬中发现墓志一盒,中部阴刻篆书“故贵妃萧氏玄堂志铭”几字;志石阴刻正书,其上记载了墓主人的生平等情况。据墓志及结合相关史料,该贵妃为辽圣宗妃,出自辽代后族最为显赫的萧阿古只一系。两座墓葬应同属一个家族墓地。M1从出土遗物及墓葬形制、装饰等分析,应属辽代中晚期墓葬。M2的墓主人为辽圣宗贵妃,这是辽代贵妃墓葬的首次发现。M1虽无墓志出土,但从其宏大的墓葬规模、高等级的随葬品可以看出,墓主人亦应为辽贵妃重要的家族成员。

此次“新时代百项考古新发现”活动中,内蒙古自治区入选的3项考古新发现突出反映了祖国北疆草原地带考古的重要特点,既体现了这一地区自古以来多民族之间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事实,又突出了在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背景下连接南北方、沟通东西方文化的特殊地位,为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更好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见证伟大时代的辉煌成就做出了积极贡献。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王猛
附件下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微信扫一扫打开小程序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

蒙ICP备19004083号

联系我们:0471-6967812;mail@nmgwlt.cn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950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1500000058

回到 顶部